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
教学流派建设与教师专业引领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01-18 12:50:11    文字:【】【】【

教学流派建设与教师专业引领


操太圣

 

所谓教学流派,乃指一些教学主张相近、教学风格相似的教师在教学艺术实践中自觉或不自觉、正式或非正式地结合在一起并在一定范围内产生影响的教学派别。[]而这些教师所体现出来的相近主张和相似教学风格又是围绕一位核心人物而渐次形成的。换言之,教学流派中会出现典型的师承关系,师父通过言传身教,让自己的教育教学思想被弟子们心领神会,并自觉体现在各自的教学、教育乃至生活实践中。本文将以“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流派为例,初步探讨李庾南老师如何构建该流派的教师观,以及如何将流派建设与教师专业引领有机结合的。

 

一、“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流派倡导的教师观

 

《在历炼中超越——我为师的三重境界》是学派创始人李庾南老师关于其丰富而卓有成就的教学生涯的自我叙述,文章开篇便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她的教育观,“教育是事业,事业的辉煌缘于热爱;教育是科学,科学的高峰需要智慧去征服;教育是艺术,艺术的美感需要在创造中升华。”[]我们就从李老师关于教育教学的叙述以及其丰富的教育实践活动中探究“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流派所倡导的教师观。

 

(一)教师是矢志教育事业,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人

 

关于教学的认识,境界自然有高低之分,有人将其视为一项用以糊口的工作或职业,有人将其视为有一定社会、经济地位的专业,而李老师则将其视为一项可以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从李老师的自述中,我们看到了改革开放的社会大环境为她思想的提升所提供的动能,80年代新启蒙运动的兴起,让她“热血沸腾、激情澎湃”,感到“长期被压抑的热情释放出来,有了大显身手的兴奋和紧迫感。”于是开始审视自己的工作,思考自己的未来,“日渐觉得教师不再仅仅是一个职业饭碗,而且是一种大有作为的事业。”

 

在她看来,教育因其“为了培养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与接班人”和“为了民族振兴的明天”的功能而成为一种事业;因其“关系到学生未来的三十年乃至一生,关系到一个家庭乃至国家的未来”而成为一项事业。” 当教学不再是一项职业而成为一项事业时,教学本身也就变得不平凡起来,从事教学的人也告别平庸,走向了神圣。李老师不仅是这么说的,更是这样做的,她将学生的发展放在首位,将祖国的需要记在心头,她用切实的行动持之以恒地实现着她心中的伟业,也以其高尚的精神鼓舞激励着她的团队一同前行。

 

(二)教师是拥有智慧、求真务实的人

 

对于有些教师来说,在他们基本熟悉教学流程、对课堂教学的掌控稍稍有些起色,没有了新手教师的焦虑感以后,很容易失去继续前行的动力,从而较早地进入专业发展的瓶颈期。对他们而言,几十年的教学经历没有成长,只是几十个一年经验的重复。反观李庾南老师,她从踏上教学岗位的第一天起,就致力于找寻教学真谛,她住校向有经验的老教师讨教、认认真真地备好每一节课、用心去辅导每一位学生、积极开展教学科研工作,就思考中的关键问题长途跋涉去向有关专家请教。她“铆足了劲儿学习,向书本学,向老教师学,向学生学,向实践学。”

 

如果说,李老师最初关于教育教学的认识是“朴素的”,是为了让学生“佩服”进而“爱戴”而努力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的话,其后期的努力则更为自觉,是在为追求教育教学的真理而奋斗着。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李老师准确地认识到教育教学活动具有高度复杂性的特征,学生培养工作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创造性活动,而非简单的重复性劳动。因此,她才能50余年如一日,潜心教育教学的研究,特别是近33年来,围绕“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的实验探索,她带领她的团队完成了8个相关课题的研究,实现了认识发展上的4次跨越,完善了“独立自学”、“群体议论”和“相机引导”的理论体系,一步步逼近教育科学的本质,最终创立教学流派,成为一代名师。

 

(三)教师是创造美、感受美、享受美的人

 

教学有一定之规,有其系统的理论基础,这是教育学成为一门科学的理由。但过于追求程式化的教学模式,则可能使教学活动成为一种枯燥的机械训练,令身处其中的师生感到索然无味。李老师一再强调,“教师不仅是一种职业,一种事业,更是一门艺术。”因此,在其课堂上我们能看到“巧妙而又不留痕迹的问题设计,循循善诱又以学生为主体的课堂教学……整节课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让听课老师不禁拍手称快”的场景。李老师的课堂是美的,不仅令上课的师生陶陶然,就连旁观者也如痴如醉。

 

的确,教育教学活动具有高度的情境性,各种教育元素异彩纷呈,却又稍纵即逝,这就需要教师保持高度的敏感、拥有高超的技艺,不仅有意识地去创设各种有意义的情境,而且将那些丰富多彩的元素留住,并通过有意识地师生互动,让它们成为宝贵的教育资源,对学生产生实质性影响。“我在教改中的每一次前进,每一项突破,既不是一种功利心的驱使,也不是一种停不下来的自然惯性,而是一种创造的欲望在驱动、点燃着我的热情。”李老师的叙述,让我们更切实地体会到了“教师是艺术家”这句话的内涵,一个好的教师是应该在其平凡的教学工作中创造美、感受美,并享受美的人。

 

(四)教师是在常态生活中完善自我、创造生命传奇的人

 

优秀教师的产生虽然有其所处社会环境、政治背景等因素的影响,但其自我追求、自我超越的努力更为关键。经过其最初20年自觉的教育实践,李老师的课早已“由生涩到成熟,由平淡到清彩”了。此时的她显然已不满足于教学是为了生存的需要,而萌生出“为教育而生存”的意念,将“当一名好教师”作为自己毕生追求的教育理想。其后33年的不断求索,更凸显了其作为积极能动者的一面。

 

从李老师的有关叙述中,她多次表示“庆幸选择了教育”,她一再将“教育”与“生”结合起来,如“工作养生”、“为教育而生存”、“教育这个职业丰富了我的生活”、“教师这一职业充实了我的一生”。可以说,她就是一个为教育而生的人,教育就是她的一种生的方式,她在教育教学过程中成就着学生生命的精彩,也创造着自身的生命传奇。如果之前我们从李老师关于教育是一项事业的论述中萌生“须仰视才见”的崇拜心理的话,她将教育与个体的“生命”、“生存”、“生活”和“人生”相提并论,则使她的教师观更具有亲和力,将普通教师与她之间的心的距离拉得更近。

 

二、“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流派建设中的教师专业引领

 

如前所述,一个教学流派的产生,有赖于学派创始人及其周围的志同道合者共同努力,特别是跟她有师承关系的弟子们的投入。如今,李老师的弟子中走出了一批特级教师、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和教科研骨干,有的徒弟走上了全国、省、市劳模,先进教育工作者和市政府“园丁奖”的领奖台。[]这些弟子正日益成为“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流派的中坚力量。结合上文讨论的该流派提倡的教师观,这里进一步分析其引领教师专业发展的措施。

 

(一)严格要求,提高弟子对教学科学性、艺术性的理解

 

从教学的本质而言,它兼备科学与艺术双重属性,这就要求教师在教学过程中要处理好规范和创新的关系。为了让弟子们更好地理解“自学·议论·引导”教学理论的精髓,李老师对其弟子严格要求,正如其弟子所言,在他们的培养过程中,李老师不仅注重理念的体现与提升,而且关注教学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有时候,这种细致程度在外人来看都有点“吹毛求疵”了。

 

概括而言,李老师对弟子的要求通常体现在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关于教学基本规范的。李老师承办的初中数学教育培训班内容非常丰富,“有上课、有评课、有教你怎样备课、怎样说课、怎样制卷、怎样写论文、怎样做课题、更有高档次的讲座”,她要求弟子的教学能体现出“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的基本要求,如“让学生自己讲自己的思维过程”,“示范性讲解要有深度,要源于课本高于课本”,“把主动权、话语权交给每个孩子”、“让学生学会学习”等,要真正体现出教学的科学性和先进性。

 

同时,这一层面还包括其对弟子体态和板书等细节问题的关注,她常告诫弟子“好好练练粉笔字”,“注意自己的肢体语言要优雅”,甚至要求弟子课余时间多收听广播、多看电视新闻联播,观察主持人发音口型和抑扬顿挫的节奏和语气,以提高普通话水平。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其关于“课堂是美的”要求。弟子们都记得李老师关于课堂美的论述,“你的教学语言是美的,你的教学结构、节奏是美的,你的教学仪表是美的,你的教学态度是美的,你的教学作风是美的”。这些叙述鲜明地体现了李老师对教学全过程的关注,对教学艺术性的追求与坚守。

 

一般而言,弟子一开始多是从模仿李老师的课堂教学开始的,由于认识不到位,更由于能力还有待提高,他们常常只能追求形似,其课堂教学中就不可避免地出现“重教轻学”、“重形轻质”、“重问轻答”的现象。[]不仅教育理念的落实有待加强,教学中的美更是无从体现。这就涉及第二个层面的要求,即如何实现教学行为与先进理念的完美结合。为此,李老师针对弟子们的具体教学行为及其中的每一个问题进行理性剖析,帮助弟子去反思,促进其领悟和顿悟。据其弟子反馈,跟李老师一起讨论“研究课”,是他们专业成长最快的时候。

 

经过这种直接的理念交锋和行为与理念的对照,弟子们更为深入地理解了“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的精神,他们会在后来的教学过程中有意识地思考李老师过往的指点,“课堂上的热闹应来源于学生获得真知,价值观提升后的欣喜;议论应是孩子们自己发现问题,主动想去探究而产生的学习方式,要议得开,议得深,议得有兴趣。”类似的李氏语录伴随着弟子们备课、授课、评课的全过程,促使他们主动地以此观照和反思自己的教学策略。弟子们正是在这样高度挑战和高度支持的环境下,获得了最快速度的专业成长。[]

 

当然,如果看到弟子们有不俗表现,李老师也总是及时表示赞许和鼓励。如专门捎信给弟子,称赞其出的试卷质量高。看到弟子课堂教学研究有起色,课堂教学变化较大时,总是“大大夸奖我们,给我们鼓劲加油。”对弟子来说,李老师就是一座灯塔,既照出弟子们教学行为上的不足,也照亮了弟子们前进的方向。

 

(二)魅力感染,引领弟子成为“为教育而生”的人

 

就教师的功能而言,它兼具外在服务和内在自我完善的双重功能,这就要求教师将事业的追求与自身生命的充实结合起来。相对于上述教学专业的成长,如何让弟子们树立教育事业观和将教育作为一种生的方式,其难度显然要大很多。因为它无法完全通过理性说教的方式实现,而是更多依赖李老师身上散发着的克里斯玛(charisma)式的人格魅力来熏陶。

 

新闻报道里有这样一幅场景,“早晨七点,李老师准时笑吟吟地站在教室门口迎候每一位学生,接下来,上课、批改作业、找学生谈心、和青年教师交流、指导徒弟上课,下午准时到教室送学生们放学,有时还要接待一些外地访客,或外出讲学,但她一节课都不肯落下。”这里勾勒了李老师一天繁重的工作任务,她也因此获得“李超人”的雅号。此种情景,每一个看在眼里的人都不会不动容,正如其弟子所言,“别的不说,你看到她这样大年纪依然带两个班的班主任,还坚持在教学的第一线,我们这些做弟子的,没有理由不好好干。”

 

李老师在回顾其教改路上的坚守时,谈及坚定的事业心是支撑她不断探索和追寻的根本动力,“当把教育当作自己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一股正气就会在胸中升腾,一腔热血就会在全身奔涌。”对她而言,“困难是前进路上的荆棘,智慧和力量是斩破荆棘的利刃,而事业心就是砥砺智慧和力量的磨刀石”。李老师执着于教育事业,醉心于国家后备力量的培养,身上散发着令人景仰的光辉。

 

更重要的是,她在追求教育之社会功能的同时,也注重自身生命的丰满,享受着教育带给她的幸福,她将教师的双重功能结合得非常完美,这样就免除了“蜡烛”、“春蚕”之类比喻带给人们的悲壮感觉。弟子们从她身上看到的是一个完整的人的形象,是一个崇高但可以追随的教育家形象。即使像带徒弟这样的事,李老师也乐在其中,她认为自己“在创造着能够有所创造的教师们”。她通过跟弟子交流,引领弟子专业发展,进而培养更多人才,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不普通的了,就是有意思而又有意义的人生,就是艺术人生。”

 

我们不妨借用其一位弟子的话,来描述李老师身教的影响力。“对教育的痴情,教育的忘我,使她永葆教育的青春,充满生命的活力,她的教育幸福感滋养着她那不衰老的心灵,李老师的精神引领我、敦促我继续前行,我要学习她的教育执着,学习她的思想境界,并转化到实际教育行动中,用‘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法的理念坚持上课、磨课、听课、说课、评课,学着思考研究课堂存在的一些问题,做出来,说出来,写下来,与同行一起碰撞研究,形成思想的火花”。[] 这位弟子的话可谓代表了众弟子的心声,它生动地反映了李老师对其弟子所产生的影响深沉而持久。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李老师面对挫折,不屈不挠;面对工作,矢志不移;面对专业,眼光敏锐;面对他人,平易近人。其弟子将其精神概括为“韧”、“敬”、“敏”、“诚”四个字。[]李老师就是以其实际行动,以其高尚的道德情操感染、感动着身边的每一位教师。

 

可以想象,随着李老师一批批的弟子走向成熟,他们会同李老师一样,将教育视为“事业”、“科学”、“艺术”和“生的方式”,他们会更加积极地投身于“自学·议论·引导”教学流派的发展工作。到那时,教学流派的建设与教师个体的专业发展将有机地融为一体,须臾不可分离。

 

 

 

[] 李定仁, 李如密. 教学流派初探[J]. 教育理论与实践, 2004(1).

 

[] 李庾南. 在历炼中超越——我为师的三重境界[A]. http://www.jsntqxzx.net.cn/JSKJ/JSBK/1582.html, 2011-05-18.

 

[] 祁秀. 做一个创造美的人——李庾南速写[J]. 教育家, 2011(1).

 

[] 张玲. 从形似到神似[A]. 载黄建辉主编, 在“自学·议论·引导”引领中成长[C]. 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1: 13-16.

 

[] 操太圣,卢乃桂. 挑战、支持与发展:伙伴协作模式下的教师成长[J]. 教育研究, 2006(10).

 

[] 滕玉英. 走上物理教学幸福路[A]. 载黄建辉主编, 在“自学·议论·引导”引领中成长[C]. 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1: 36.

 

[] 陈育彬. 师从李老师三十年[A]. 载黄建辉主编, 在“自学·议论·引导”引领中成长[C]. 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1: 129-130.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李庾南数学教学研究所 0513-85538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