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
教育日常生活中的超凡与神圣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01-18 11:49:37    文字:【】【】【

教育日常生活中的超凡与神圣

 

 

认识李老师很久,好像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们省教科院刚刚建立。李老师的报告,每一句话都是非常地通俗,也非常地隽永。李老师七十多岁了,做了53年的老师,做了33年的教改,她在教育的日常生活中,获得了那样一种“超凡”和“神圣”。

 

实际上“超凡”和“神圣”就在日常生活中。当我们对某一种日常生活现象、日常生活投入、持久地投入关注,并投入自己的思想和情感时,常常这样的生活会出现神圣的灵光。所以我觉得实际上李老师就是我们教育日常生活中的一个“智者”,更是我们教育的一个“圣徒”。

 

我觉得李老师的教育思想、她的教育流派,如果说正在形成或逐步形成到未来能够发扬光大的话,可能和李老师具有这样三种特质是相关的。一是她的具体性和普遍性。我觉得李老师实际上是从“自学·议论·引导”这样一个特定的教学法起家的。在这个过程中,她还研究过很多很多的问题。包括学力的问题、课堂教学创新问题、教学主体性问题。她的很多很多东西是具体的、情境的,但她能上升到普遍性。 “自学·议论·引导”是多普通的六个字,但是她赋予它的内涵,她里面所阐发的道理,是比较深刻的。第二个是一个统一性与多样性的关系。她实际上就是从“自学·议论·引导”这样一种具体的教学法出发,后来上升到李庾南的教育主张这样一个高度。现在反过来看她,我觉得李庾南很多思想已经放不进“自学·议论·引导”这样一个教学法的层面了。李老师起码是在三个方面是有贡献的:一个是在学科教学,即数学;一个是教学论层面;我觉得她可以说是在教育层面也作出贡献了。怎么教育人?怎么认识人?尤其是怎么认识学生?很少有人去梳理和概括李庾南的教育思想。在这33年的教改历程中,可以说她的教育思想是在不断地丰富,不断地完善。她是广泛吸纳,统整融合,所以很多好的东西都在她的教育思想有所体现。正因为如此,她才能吸引很多人。坚守这么多年的教改,不容易;从“自学·议论·引导”到最后回到“自学·议论·引导”不容易。这33年真的不容易,体现了教育家在日常生活中的一种坚忍不拔,这样一种坚忍不拔是超出了普通人和寻常人,超出了一般人的。你看她七十多岁了,还在做班主任。所以我在全省讲教育科研的时候,我常常把李老师作为一个例子。李老师真是一个典范,也是一种高度。七十多岁了,还在坚守,实际上也就是我们中小学里面的终身老师。她所达到的那个境界,“一种心灵的引领”,是心灵的一种敞亮,达到这样一种境界,最终获得的是一种心灵的幸福。这就是“超凡”,就是“神圣”。

 

李老师这样一种精神和人格,我觉得是最宝贵的一种财富。“自学·议论·引导”是教学法创造的东西,也许会被别人超越,但是在这些具体的方法、程序中间所体现出来的那样一种智慧和精神,我想会影响很多很多的人。不仅影响我们现代的人,而且也会影响我们今后的人。很少有人去说,去分析李老师对教育事业的一种爱。有几篇报导文章提到过李庾南对教育的爱,我觉得这是最值得分析的。我们有一个施霞,“童心母爱”,我们还有一个李庾南,讲教育的爱和别人不一样。你看她会说要基于孩子的立场去爱孩子。七十多岁了,班主任还做得这么好,和孩子们之间完全没有隔阂,而且还善于动员家长。有个学生,一面做作业,一面听流行音乐。家长看不惯,后来告状到她那儿来。李老师做他的思想工作,说“我们要基于孩子,要从孩子的立场去想。你慢慢地多听那个音乐,你也会觉得能接受的”。所以我觉得她对教育的爱达到了很高的境界。我用三个词来形容,一是恒久的爱,很长远的、很久的、很远的爱,意义很深邃的爱。第二个是一种纯明的爱——纯澈透明的爱。第三,她在爱中是获得幸福的,幸福的爱。我觉得她的这一种爱具有宗教情感,所以我又回到题目上,有点像“智者”“圣徒”。实际上就是教育的一种宗教情结。我觉得李老师对教育有这么虔诚的信仰,热爱教育,实际上她理解的教育和我们理解的教育是不一样的。她真的有她的独到、深刻之处,而她的独到、深刻之处实际上都是通过通俗的语言、明白晓畅的语言告诉我们的。谢谢大家!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李庾南数学教学研究所 0513-85538019